查看: 14|回复: 0

永远的芳邻 nuqbsqz2

[复制链接]

931

主题

931

帖子

2919

积分

金牌会员

Rank: 6Rank: 6

积分
2919
发表于 6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那阵子,我是真急了,而且是非常非常的急,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。   

  眼看社团里的文友们一个个得了“精品”,心里真不是个味,压力徒增。当晚,我做了个梦,梦到我的作品上了“极品,”而且是两文同时上了“极品”。我兴奋的像喝了苯丙胺一样,竟在梦中“嘿嘿、嘿嘿、嘿嘿嘿嘿……”笑个不停。   

  “笑,笑!梦里幽会哪个美女了?太阳都照屁股了还不起来。吃饭了!”随着“啪”的一声,我的美梦被老婆打断了,我很是懊恼。但是我有个优点,在外面天不怕地不怕,回到家里见了老婆就像魔鬼见了巴岱(方言:捉鬼的法师)一样。懊恼归懊恼,我还是一骨碌的穿衣起床。   

  老婆是个女强人,做事雷厉风行,干净利落。当然,骂起人来也不留情面。然而,我楼上楼下的邻居却很喜欢她,常常相互亲昵的称呼对方为芳邻。   

  【一】   

  我很想加个精给大家看看,但单位里实在太忙,今天写方案,明天写县领导讲话稿,后天又写什么活动策划书,再大后天又要写工作简讯……以致连工作材料都得带回家继续加班,往往加班到深夜。   

  今天,我又累了一天,好不容易做完手上的事,下班回家,走进单元,想立即钻进家里,因为我没时间跟芳邻唠叨。可我还是被芳邻们逮住了。   

  “竹,你海口治疗曲阜最好的医院回来了。”一楼大妈不失时机地横在我面前:“竹呀你回来了?快来看看大妈种的四季豆,好美的花朵儿哟!”   

  我吱吱唔唔应付着,刚上到二楼,一位大爷早已恭候多时:“竹,你可回来了,我等你好久了。刚才我打扫卫生,一个渣渣飞到眼睛里去了,麻烦你帮我吹一下。”吹没了渣子后,老大爷千恩万谢的,又絮絮叨叨说了好多感激的话。   

  我一溜小跑冲过三楼,刚转过一个楼道,四楼的一个老婆婆又将我拦住:“竹,你总算回来了。快帮我看看,我老伴病了,早上陈医生来看病,开了个处方子,说要找到药引子,我老伴的病就包管有治的。孩子们在外地上班,麻烦你帮我看看这处方怎么说的。哎,我老了,眼瞎耳聋,记性又不好,记不住了……”   

  我没等老婆婆说完,一把抢过处方看将起来。处方里有蟋蟀一对,边上还批注一行小字:要原配。我差点笑了起来,天呐,这医生大概读过鲁迅小说。我不便细说,只是对老婆婆说道:“字太草,看不明白。你们还是到医院去看看吧,别省那几个钱了。”说完,我奔上五楼。   

  五楼只有我一家人住,对门住的房客搬走几个月了,房子一直空着。   

     

  【二】   

  这天,我正在书房里赶写领导的发言稿,女儿在客厅里做作业,老婆在厨房里煮晚饭,对门忽然传来了响动声。一直很乐于“外交”的老婆放下锅铲,跑出来从猫眼往外看了一会儿,嘟嘟哝哝地说:“又是一个狐狸精,切!”   

  我刚好写完一段,闻言走了出来:“什么,狐狸精?大白天的哪来的狐狸精?”   

  老婆愠色道:“忙你的去吧!”随手一把将我推进书房,用力拉上了房门。忽然她又推开门,露出半边脸冲我低声警告:“以后不许到对门去!”随后“嘭”的一声,房门又关上了。   

  我分析出河北曲阜专科医院咨询对门又来了新邻居,而且是个漂亮的年轻女子。   

  对门的房客确实是个年轻标致的女孩,瓜子脸,高挑的身段,白晰的皮肤,马尾辫子,见人总是一脸的笑容,年龄大约二十三、四岁。上下班时我偶尔碰上她,她总会微笑着冲我点点头。虽然我们住的楼道很宽,她总是很有礼貌地主动让道。   

  我老婆不太喜欢她,总是不给她好脸色。可她每次碰上我老婆,她总会甜甜地叫着“大嫂”,完全不顾及到人家对她怎么样。有好几次老婆冷着脸对她的问候视而不见,我觉得很是内疚。   

  过了一个月,我们慢慢地熟悉起来,再见到时就叫我“大哥。”她的声音真的非常完美,很甜很质感,且也没一丝邪气。于是,哪怕再累,我上下班都想能碰到她,想多听她说几句话。后来她告诉我,她叫小倩。   

  后阳台上,我养着两盆金菊花。每当我写字累了,总喜欢去后阳台看花。曾看到她在那边的后阳台上挂晒衣服。她每次看到我,只是点头微笑一下,然后低头忙她的事,始终不和我说一句话。这股稳重劲和恰到好处的礼貌,越发增加了我对她的好感,甚至说是敬意。   

  直到有一天,我对她的看法产生了怀疑,甚至心里不屑起她来。   

  那天晚上,老婆和女儿出去散步了。大约是晚上8点多钟,我忽然想起还有个材料要赶,却让我忘记在办公室里了。我忙带上门出去,刚下到转角处时,看到一个喝得醉醺醺的女子,一袭红裙,披头散发、趔趔趄趄地上楼。她走到我跟前,冲我笑了笑,声音有点沙哑:“大哥……你干啥去……”   

  原来是她,我的对门邻居小倩。此时我仿佛感觉到,她的笑容是多么的放荡,声音里荡出一丝半缕的邪气来。   

  “狐狸精!”老婆的警告突然在我耳边炸响,似乎还看到老婆那不屑的眼神北京中科医院几级"。   

  此后,再遇见她,我也只是象征性地点点头,没有再和她搭讪说笑的兴趣了。   

     

  【三】   

  “五一”节小假快到了,这可是我的黄金季节,我早已为老婆和女儿筹措了一批丰厚的资金,好让她娘俩开开心心地出去随团旅游几天,我也趁机在家尽情抒发憋了很久的灵感。我要写出几篇精品佳作,让我那些文友们刮目相看,兴奋尖叫。特别是那个啸云笑笑生,让他知道我是有资格做他老师的。也要让那小刀刀真正地、甜甜地叫:“哇北京中科曲阜医院诈骗曝光"呜,竹哥真的好棒耶!”   

  哼!要么不出声,出声必须一鸣惊人!让你们知道知道马王爷是不是三只眼!我幻想成功后的得意和喜悦,情不自禁地沾沾自喜了起来。   

  送走老婆和女儿,家,一下清静起来。晚上,我吃过一碗泡面,痛痛快快地洗了个澡,然后“更衣”,健康中国重要影响力年度人物"泡一壶乌龙茶,案边准备好两包“中华”牌香烟,开始进入一级战备状态。点燃一支香烟,轻轻吸了一口,看着烟雾在灯光下弥漫漂浮,多日来的灵感、情感如涨潮般汹涌澎湃起来。   

  就在我张开双臂,准备迎接一个伟大而划时代的作品时,“笃、笃、笃,”有人在犹豫不决地敲我家的门。   

  “妈的!”我怒不可遏,低低地骂了一声,然后提高嗓门对着防盗门叫道:“谁呀?”   

  “大哥,是我,小倩。”原来是小倩,听得出,她的声音怯怯的。   

  “那么晚了,什么事?”我仍然坐在电脑前,纹丝不动。   

  “大曲阜影响力人物"哥,不好意思,打扰你了,你能帮我一下忙吗?”声音里透出几分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